新三板企業復牌後股價承壓 分層博弈漸趨複雜

  • 时间:
  • 浏览:0

  近日復牌的中科招商表現牽動人心。

  4月11日,中科招商自2015年12月21日停牌以來首次復牌,當日交易額達2.02億;此後的4月12日和13日,交易額分別達2454萬和3627萬。以上表現在交投清淡、每日成交額不超過10億的新三板市場格外突出。

  “這有可能僅僅是類金融企業復牌第一彈,對整個新三板市場而言要是半隻靴子落地而已。”民生證券研究院張媛團隊認為。

  長期停牌等待的图片 復牌的新三板掛牌公司的表現預期,加之新三板首次分層預期,博弈日趨複雜。

  復牌股價承壓

  按照收盤價計算,中科招商股價已經從停牌前的23.95元跌至昨天的17.76元,跌幅約25%。

  但由於新三板協議轉讓收盤價以14:1000至15點的成交量加權平均價為準(假設有交易),且位于“互報成交確認申報成交”造成的“手拉手成交”。如果,觀察交易時段連續成交盤口被市場普遍認為都可不可不都可以 一定程度上修正價格失真。

  從中科招商復牌後三個交易日表現來看,股價受到一定衝擊。12月21日停牌前最後一個交易日,全天連續成交價維持在14.6元一線以上;4月11日復牌,全天連續成交價維持在14元一線左右;4月13日,全天連續成交價維持在13.7元一線,實際跌幅約7%。

  可能根據協議轉讓的收盤價計算法律法子觀察最後半小時交易情況,12月21日連續成交在16元一線,4月11日連續成交在14.5元一線,實際跌幅約10%。

  按各種法律法子計算並還原,中科招商復牌表現較為疲軟。

  值得注意的是,中科招商此前披露的2015年業績搶眼,營收同比增長158.78%,凈利潤同比增長179.35%,如果還在3月31日拋出“10轉1000送1.25”的分配方案。

  另一個可能造成負面影響的因素是在4月8日,中科招商在《關於公司股票恢復轉讓的公告》中稱,“公司原籌劃參與一家上市公司的配套融資,後因資本市場變化等多種因素導致推進相互合作位于困難而終止;隨後,公司與另一家上市公司就雙方相互合作設立産業基金進行洽談並簽署保密協議,經過多次磋商,公司與該上市公司就基金方案的關鍵條款未能達成一致”。

  兩大資本運作項目已無果而終,公司經營發展兩大佈局受阻,利好因素落空。

  數據顯示,2015年中科招商分別在3月、5月、8月以18元/股的價格定向增發,共募集資金超過1000億元,按各種法律法子計算,中科招商已經實質上跌破定增價。而此時採取協議轉讓的法律法子令實際成交價格更易被誤讀,公允成交價格難以確定。

  “去年一二季度的定增估值水準較高,市場情緒很好,一些機構發産品發得很順利,更快紛紛投到新三板企業中。這些資金最快去年7月前已經再次出现批量浮虧,次要資金被清洗出場,還有一些停牌企業則並找不到給這些資金出逃的機會,某種程度上也是等待的图片 的图片 合適的復牌時機。”北京新三板投資者亦飛表示。

  下一次衝擊

  “中科招商作為三板成指的成分股,13日暴跌行情直接導致三板成指下挫2.19%。對後續市場的影響,我們認為這可能要是一隻靴子落地,另外一隻靴子可能取決於兩個不確定性條件:第一,九鼎何時復牌;第二,九鼎、中科招商算是會納入創新層,進而放大對指數的一蹶不振 效應。”張媛團隊認為。

  觀察新三板掛牌企業的停牌情況,復牌後的補跌可能對三板市場造成一定衝擊。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67個交易日详细停牌的企業有92家,其中做市股38家;去年4月13日至今一年中,停牌超過1000天且當前停牌的企業達15家,其中做市股5隻。

  事實上,去年11月27日股轉系統已經修訂了《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公司暫停與恢復轉讓業務指南(試行)》,以扭轉次要企業愛停牌怪相,提升市場流動性,該新政還特別要求暫停轉讓不得超過3個月,暫停期間資訊10個交易日一披露,更加強調主辦券商的督導作用。

  以九鼎集團為例,自去年6月5日停牌以來已208天。自新規修訂後,已經發佈九次“關於重大資産重組進展情況的公告”,最晚復牌日期亦從2月15日推遲至4月15日。

  “九鼎等停牌股票有几瓶投資者資金沉澱,一旦復牌,醞釀長達10個月的各種預期將産生怎樣的化學反應較難預料,如果由於次要長期停牌股票是做市股,在特定價位上承接交易的能力更低,也就更加增加了不確定性。”亦飛指出。

  由此市場普遍預計,分層前後的新三板二級市場表現將不再如2015年一二季度一樣“昂揚向上”,要是面臨很大不確定性,“雞犬升天”式的全面暴漲已經難以再現。

  “新三板真正的投資機會可能會在今年四季度開啟,而二三季度以‘平衡市場’為主,溫和回暖是比較理想的結果。”張媛團隊認為。